淘金!乡村民宿(附4大产业模式)
农村
   老猫
2019-05-14 09:38:07
[ 导读 ] 现状:资本疯狂、同质化严重!或许,乡村民宿不是一门好生意

作者:老猫

来源:农业行业观察(ID:nyguancha)

其实,早在2014年,我就接触“民宿”这个概念。我觉得很惊讶。

记忆中,团队帮助一甲方在线旅游机构做一个“民宿”项目。甲方期望我们可以包装该“民宿”项目的创始人以及推广该民宿项目的特色产品,从而引起游客的购买与关注。

那时觉得民宿是一个不错的创业项目。

其实,我个人理解的乡村民宿:

乡村民宿一定是自己的家,主人把多余的房间租出去,并为民宿租赁者提供居住期间的服务,从而获得一定的报酬。或者还可以理解是游客在外地的另一个家。

我们从百度百科的看到的民宿的定义是这样的。

民宿(Minshuku),源自日本的「民宿」。 是指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

但有2个关键信息必须要弄清楚:

1、民宿主人全程参与

接待和服务游客都是民宿主人全程参与,有些时候是同吃、同住、同玩。这区别于传统的酒店模式。

2、闲散资源

所谓闲散资源就是自己的多余或者暂时不用的资源(房价、车子)等,而这些资源恰恰又可以满足游客的需求。

我们还发现,民宿本身按照类型和功能又可以分为农家乐、乡村别墅等多种类别,但市场规模达百亿。

前瞻产业研究院初步统计,2017年中国在线民宿预订交易规模突破100亿元,预计2018年交易规模将近200亿元。

其实,我们还发现:更核心是乡村振兴的战略落地之后,乡村旅游的发展助推了乡村民宿的发展。

01

政策、资本助推乡村民宿

在国内短途游当中,乡村游继续火爆。而其中,民宿成为五一小长假的最大受益者之一。相比于酒店,民宿更时尚,有个性,而且不少还经济实惠。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预测,到2020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的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共享房源将超过600万套,房客的数量将超过1亿人,民宿对旅游以及乡村发展的拉动作用将会十分明显。

这么傲娇的市场规模离不开国家政策助推。我们对近几年的乡村旅游政策做了一个梳理,发现扶持比重节节攀升。尤其是乡村民宿的发展与壮大。

专家表示:乡村民宿提档的切口虽小,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突破点,国家必将会大力扶持。

我们一起来看下乡村民宿的3个发展阶段:

1、萌芽政策 2006-2013年

乡村旅游是将农业与旅游相结合,将传统的农业转变成为休闲农业的一种旅游方式,国家旅游局将2006年确定为中国乡村旅游年。

在这一年,国家旅游局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将乡村旅游发展成为了我国旅游的一个新亮点。

同时,正是由于乡村旅游业发展能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并且能作为当地民俗文化传播的载体,很多经济较为落后但文化底蕴深厚的村落好好把握住了“民俗文化”这一有力武器,为当地旅游业发展添加“催化剂”。

以民俗文化作为推动乡村旅游的主力,不仅带来了较高的经济效益,全村形成了生活富裕、村庄优美、民族团结进步的良好局面,还树立了当地具有特色的品牌。

这一时期出了农家乐、家庭农场等休闲农业的新型业态。

2、发展期 2013年-2015年

在经过7年的探索之后,休闲农业已经成为传统农业助推器,农民增收的武器。

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分会会长甘士明认为,发展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能够使农民的农业生产收入与经营收入相叠加,在农民传统增收途径外开拓新渠道。

在政策上,我国给予新业态的认可和保护。

尤其是,2015年农业农村部等11部门联合下发《关于积极开发农业多种功能大力促进休闲农业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明确用地政策”,并支持农民发展农家乐,闲置宅基地整理结余的建设用地可用于休闲农业。鼓励利用村内的集体建设用地发展休闲农业,支持有条件的农村开展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发展休闲农业。加快制定乡村居民利用自有住宅或者其他条件依法从事旅游经营的管理办法。

同时,2015年以来连续3个中央一号文件都提出要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使之成为繁荣农村、富裕农民的新兴支柱产业

休闲农业在这2年中得到长足的发展,提交形成农业采摘园、观光农业展示园、农业主题园、农家乐、休闲农庄、民俗村等休闲农业模。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5年年底,中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年营业收入已超过1200亿元,带动1500万农民受益。全国农家乐已超150万家,规模以上休闲农业园区超过1.8万家,全国年接待人数超过4亿人次。

同时,2015年,在国家一份促进消费升级的政策性文件里,首次提到了“客栈民宿”,随后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民宿被视为乡村复兴的入口。

3、黄金期 2016-2019年

从农业部获悉,截至2017年,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各类经营主体已达33万家,比上年增加了3万多家,营业收入近5500亿元,整个产业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态势。

其实,还是政策,政策的助推,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迈入黄金期。比如,

2016年,农业农村部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4部门印发了《关于大力发展休闲农业的指导意见》(农加发〔2016〕3号),指导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发展,标志着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政策体系框架的形成。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文件给田园综合体、休闲农庄、特色小镇等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

同时,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到: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建设一批设施完备、功能多样的休闲观光园区、森林人家、康养基地、乡村民宿、特色小镇。

作为,乡村旅游的重要业态乡村民宿已经成为返乡创业者、资本聚焦重点。据国家旅游部门统计,截止2016年底,全国共有民宿5万家,比2014年增加1万家,从业人员150万人。预计到2020年,民宿市场能达到300亿的规模。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5起民宿已发生十余起融资。比如,宛若故里获得青骢资本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这也是第一家获得风投的民宿。其中,经纬创投、辰海资本、元璟资本、晟道资本、华映资本、盈动资本、钟鼎创投、浙商创投、云锋基金和创享基金等资本纷纷布局。

另还还有数据表示:目前全国民宿大概数量约4万家,民宿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人,预计到2020年民宿行业营收规模将达到362亿元以上。

似乎,民宿成为一门好生意。

02

无奈!抉择之痛

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数据显示,乡村旅游已成为城乡居民常态化的消费方式,40.13%的受访者表示每月到乡村旅游一次,45.92%的受访者表示每两到三个月到乡村旅游一次。

然而,乡村旅游成为两级分化。现在的乡村民宿呈现两极分化,一种是低端农家乐,大通铺、大花被、大锅饭,比如,在北京延庆柳沟民俗村,吃一顿豆腐宴人均收费不过30多元,住一夜双人间110元左右。另一种则是高端民宿,比如,京郊的隐居乡里、童话树屋,住一夜普遍要1500至3000元。

所以,无论哪一种,都不是消费升级潮流下,大众消费者心目中的首选。

无奈之余!选择都是痛苦的!

但随着民宿的火爆,资本开始介入,改建变新建,再变成巨资修建,建设成本从原本的几万元飙升到上百万元、千万元不等。投入增加,相应的房价、餐饮收费也随之攀升,让不少乡村民宿被迫成为高端消费。高昂的价格,使部分高端民宿只能针对少量的高端人群,节假日火爆,平时冷清,陷入经营困境,而更多的普通消费者只能望而兴叹。

除了投入与成本困局之外,乡村民宿的差异化也成为致命的弱点。有媒体调查表示:民宿同质化非常严重,比例已经接近四分之三,这也几乎是当今许多游客对民宿的印象,具有突出代表性的民宿稀缺已成为不争的现实。

或许,成本和差异化经过实践的成本可以淡化,但而因为乡村民宿的投资者还跨界进入,对乡村民宿的硬件问题更是一头雾水。比如硬件安全、卫生标准、农村规划、营业执照,还有,土地、房屋产权、消防、安全、营业执照等法律问题依然成为民宿主头疼的问题。

所以,谈不上规模、降不下成本、差异化走到窄众化的乡村民宿,实际上就是拿了一个昂贵的高成本单体去市场上与人竞争,成功是偶然,失败将是必然,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规律问题。

因此,乡村民宿大咖表示:传统农民或者返乡创业者不适合经营乡村民宿,乡村民宿是一个超级难度创业项目。

03

新模式!重生在即

当资源相同的时候,差异化就会成为武器。个性化、多元化、产业化更是乡村民宿的一种武器。

因此,民宿在标准化、规范化管理基础上,要走差异化、特色化发展之路。这样既能为游客带来截然不同的住宿体验,又避免了同质化发展可能带来的恶性竞争。

随着,民宿经济的成熟,民宿新模式也逐渐涌现,凸显的态势:个性化、多元化、产业化。

有人还大胆预测未来民宿的3个发展趋势:

第一是高端化,随着消费升级,民宿已经不再是青旅和农家乐,高品质成为行业主流,低品质已成红海。

第二是规模化,随着民宿竞争越发激烈,如果像原来只做单体店的,其实赚不了多少钱。优秀的民宿品牌不断扩张已经成为行业的一个趋势。

第三是专业化,他指出,原来是个人边玩边开民宿,现在已经越来越多专业的基金和人才进入这个行业。

接下来,我们以产业的角度来剖析当前热门的乡村民宿经济。

1、乡村民宿+互联网

乡村民宿+互联网是乡村民宿从本地化走向跨区作业的重要一环,用互联网打通吃住行等一系列产业并且形成闭环。

同时,借助互联网的无界把乡村民宿上的各个产业串联起来,形成高效的服务模式,更核心的就是降低游客的现金成本和时间成本。

比如,小猪短租。自平台上线以来,小猪同步搭建了包括摄影、保洁、商城、智能硬件等业务在内的共享住宿服务生态体系,通过补全产业服务链中的缺失环节,赋能于用户,降低住宿共享的门槛。

2、乡村民宿+养老

如今,城市人群向往田园生活,而在环境优美、空气清新的乡村,房屋闲置率又较高,国奥乡居抓住了这一矛盾,希望通过多元化尝试,在旅游、养老方面弥补现有市场不足的缺口。

民宿+养老“两大风口”的有机结合满足养老市场,又推动乡村民宿的发展。

此类模式的用户群体不仅仅定位于老年人,还定位于都市白领,从而满足休闲旅游、养生等诸多需求。

比如:国奥乡居。2014年北京国奥集团入驻田仙峪村,通过流转村中的闲置房产,在该村建成北京首家农村休闲养老式社区。以政府新型城镇化建设为背景,企业通过民居改造及服务配套,打造以度假养老为核心功能的高端乡居养老社区。

3、乡村民宿+网红经济

这个时代什么最热?网红经济。

从传统乡村旅游起家的乡村民宿,借助网红经济或许可以开辟个性化的市场。乡村民宿+网红经济特别符合80后、90后、00后,满足这些群体的酷炫、爱自拍、爱晒朋友圈等个性特征。

比如,乡里乡居。乡里乡居号称网红民宿,拥有游泳池、露营基地、观山露台、观山小院可以满足年轻团建、聚会、生日趴、甚至求婚等向个性化需求。

4、乡村民宿+产业IP

受成本困局,分散、单打独斗的乡村民宿品牌在市场上或者竞争上处于劣势,未来将会呈现“集群式”发展模式。

尤其,多个产业IP抱团发展。分析称,从民宿过度到民宿群落,也是未来发展的一种方向

未来乡村民宿将会呈现:强业态整合和IP集聚,自带特色配套产品服务,再加上整体销售联动,共享客人资源,这样汇聚起来,形成了几个大片区,现在深圳的较场尾,就是一个民宿群落,有几十家上百家的群落,有人做文化、有人做艺术、有人做音乐,甚至有人做小超市,给客人带来的是联体互动平台。

其中,这类品牌居多是资本方或者产业基金介入。比如,千宿科技、千里走单骑。

其中,早在2017年千里走单骑联合业内四家民宿品牌,发起“5+N”民宿集群战略。5代表5家民宿品牌,包括大乐之野、蕾拉私旅、过云山居、紫一川、千里走单骑;N则代表产业上下游不同的业态,包括餐饮、娱乐、亲子农场、艺术馆等。民宿品牌之间抱团共同经营、共同制约、共同发展。

最后,总结一下。乡村民宿是一个重资产、重运营的创业项目。然而,目前回报慢、投入大、同质化严重,乡村民宿必须要再次重构才会重生。

但请谨记!资源、品牌、个性化需求将是乡村民宿的3驾马车,模式创新都围绕着这3个进行重组。

更多干货、市场分析、重磅案例、实战课程欢迎订阅 [农业行业观察]公众号:nyguancha

 收藏 0  赞 0

相关文章